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黑暗天使之卧底 第十八章

时间:2018-01-14 艳奴低下身体,跪到杜倩心的身边,手指温柔地抚摸杜倩心满是汗水的光滑背部,伸出舌头顺着红色的鞭痕轻轻舔去,敏感的伤处感受到柔软舌头的温暖触摸,周围的肌肉无声地颤抖着。
  杜倩心的哭泣慢慢停止下来,反而是要用最大的意志力克制着自己不发出夹杂着痛苦与舒服的呻吟,刚刚遭受残忍对待的柔嫩肉体接受如此温柔的触摸,竟彷彿变得比平时更加敏感,碰到汗水的伤处仍然火烧火燎一般,但背部温柔的接触混杂着剧烈的疼痛竟已开始让自己有发热的感觉。
  舌头顺着鞭痕慢慢向下,背,腰,渐渐接近她赤裸的臀。
  杜倩心翘起的屁股紧张地颤抖着。
  艳奴在她的背后说道:「以后不要再犯同样的错误哦。」
  杜倩心用颤声答道:「小奴儿不敢了。」
  艳奴抬起头,舌头离开她敏感的肌肤,小手轻轻拍了拍杜倩心的屁股,「跟着我爬过来。」说着领头往轮椅走去。
  杜倩心暗暗鬆了口气,舌头继续往下的话,自己也不知道身体会有怎样的反应。但是隐隐地,心中竟似乎又有一点点的失望。失望?自己为什么会有失望的感觉?难道同性的触摸也会让自己的身体有快乐的感觉吗?或者自己过于敏感容易动情?难道自己真的如他们所说是天生的淫奴吗?这难道才是真正的自己?
  绝对不是的!杜倩心心底狠狠地责骂自己,自己怎么可以如此轻易地动摇,这些只不过是身体的自然反应,原来那个振奋向上,永不言败的杜倩心到哪里去了?
  杜倩心清楚地明白这些罪犯都是性爱方面的专家,对人体上任何一个隐藏最深的敏感部位绝对都有深入的研究,要靠意志对抗他们加诸自己身上的各种层出不穷的奇招妙想,否认他们在自己身上引发的各种羞人感觉不用想也知道是一场注定要惨败的战争,但是自己的灵魂却是他们无法触及的存在,就算他们怎么对付自己的身体也好,就算自己的身体投降了也好,只要保持住灵台的最后一丝清醒,牢牢记住肩上的责任尽快找到他们的犯罪证据自己就一定会是最后的胜利者。
  杜倩心跟在艳奴的背后,用膝盖和双手慢慢地爬过去,背上和手臂的伤痕随着身体的动作火烧火撩的痛着,杜倩心咬紧牙关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声音。
  看似短短的几步,对她却像是无止境的征程。
  终于,杜倩心爬到了人偶的膝前,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身体鬆弛下来再次伏到地上,身上的伤痕虽然一点也没有好转,但比起爬动时摩擦的疼痛却已经有如天堂。
  艳奴做出怜惜的样子,「乖奴儿,是不是很痛?姐姐马上就给你上药。」
  杜倩心看着她那副故作同情的可恶样子,狠得牙痒痒的。
  艳奴将手中的鞭子挂回到轮椅背后,拿回一个绿色的圆型小盒和一条闪亮的铁链,铁链的前端连着皮质的黑色项圈。「不过先要给你带上这个,抬起你的脖子。」
  杜倩心无力地撑起身体抬起头,现在任何的折磨和凌辱自己也只有坦然接受了。
  艳奴拿起项圈围在杜倩心细长的脖颈上,紧紧扣住接头的皮扣,拉拉连着的铁链发出清脆的噹啷声,退后两步满意地欣赏黑色的项圈和白色脖子的反差效果,然后将手中的铁链绕到人偶的手中。
  杜倩心惊讶地看着人偶抓住铁链的手居然自动收紧,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看起来就像一条被人偶牵着的宠物,由这刻开始自己已正式失去作为人的尊严了吧。
  艳奴拍拍杜倩心的头,「好乖乖,手脚撑牢不要动哦。」
  现在的杜倩心正如一条母狗般的跪在地上,双手和双膝支撑着与地面平行的身体,背部手臂和臀部布满了一条条红色的鞭痕,坚挺的乳房垂直地指向地板,黑色的项圈与雪白的脖颈形成鲜明的对比,屈辱的姿势在旁边一对男女的眼中却彷彿诱惑着他们施以更多的蹂躏。
  艳奴打开手中圆盒,手指捞出一陀绿色的药膏,小心地涂抹在杜倩心伤痕纍纍的背上。
  药膏才一抹上,一股清凉的感觉立刻沁入肌肤的深处,火辣的疼痛彷彿雪球遇火融化般地迅速隐去。
  艳奴的手顺着纍纍的伤痕将药膏涂遍杜倩心曾经光滑的手臂和背脊,慢慢向下抚上女奴的臀部,感觉着她紧缩的臀肉在自己掌中微微的颤抖,心中暗暗好笑,到这样的情况下这女人居然还对肌肤的接触如此紧张。
  艳奴的手指顺着臀沟向下行进,另一只手轻柔而又坚决地拉开杜倩心的双腿。
  无奈地顺从着艳奴的动作,杜倩心分开紧闭着的大腿,知道自己最隐秘的部位完全暴露在对方的眼前。
  仰起的头无法看到后方的情况却让皮肤的触觉更加敏锐,杜倩心彷彿能看到艳奴的手指一寸寸地向下,轻轻地绕着自己的菊穴口转了几圈,让自己不由自主地扭动屁股躲避这羞人的抚摸。然后继续向下,先是将药膏涂在自己大腿内侧的伤口上,然后温柔地抚摸着自己的花瓣,让自己的花瓣在亲柔的抚摸下,羞答答地绽放开来。
  艳奴小心翼翼地将药膏敷上花园周围的鞭痕,同时技巧地刺激她各个敏感的部位,看着眼前的花园慢慢地湿润,艳奴满意地笑了起来。
  这女人虽然刚残酷地鞭打自己,但是现在又温柔地给自己上药,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对她开始有一点点莫名其妙的亲近感。
  一手按住杜倩心的臀部,艳奴的另一只手中食两指併拢探入一个指节的深度慢慢地搅动,拇指顺势按住凸起的红豆,轻轻揉动。
  短短一天中连续两次被他人的手指进入身体,而这次的入侵者更换成了一个女人。
  温柔的动作让自己的臀不由自主地配合着摇摆,给自己的感觉竟彷彿比前一次更舒服。揉动着阴核的拇指仿如製造着阵阵电流,让自己的身体不断地震颤。
  看着杜倩心的眼睛逐渐迷离起来,嘴巴微张象离水的鱼儿般地急促呼吸着,颈间的铁链随着身体的颤抖叮噹作响,柔弱可爱的样子让艳奴忍不住亲吻上去。
  艳奴的舌头才一进入就四处搅动起来,杜倩心短暂地抗拒后渐渐开始拙劣地回应。
  两条丁香小舌癡烈地纠缠着,而艳奴手指的动作也愈来愈激烈,愈来愈深入。感觉到杜倩心缠绕着自己手指的媚肉剧烈地颤抖起来,知道她将要接近高潮,艳奴的手指突然从她的体内抽出,嘴巴也同她分开。
  杜倩心不解地看住眼前媚笑着的脸庞,不知道她为什么停止,从就要到达峰顶的前夕突然坠落,惊讶、庆幸、羞辱、愤怒还有──────失望,各种感觉在心中纠缠不休。
  艳奴笑看着眼前慾求不满的少女,「再给你上一课,未经过主人的同意,奴隶是不准高潮的哦。」说着手伸到杜倩心的面前两指慢慢分开,粘稠的淫液在两指间形成一根闪亮的银线在灯光下发射出淫猥的光芒。
  「知道这是什么吗?」
  杜倩心小嘴微张,却怎么也说不出那样的话来。
  艳奴手指突地併拢,插入杜倩心的口中,「不知道,就让你尝尝吧。」
  杜倩心大吃一惊,呜咽着想要吐出口中的手指,脑袋却被艳奴另一只手死死按住,哪里逃得开。只感觉一股略带甜味的腥涩气息充满自己的口腔,味道虽不至于让人噁心但那深刻的羞辱感却让她要用全部的意志力才能克制住自己不用力咬下牙齿。
  杜倩心这一刻终于明白,对这些家伙绝不能抱一丝的希望。他们即使曾经温柔地对待自己,也只不过是为了下一步更深的凌辱做好準备,但是自己却无法抗拒,只能呜咽着表示自己的抗议。
  艳奴可不管她那么多想法,手指在她口中粗鲁地搅动,看着她痛苦地呜咽心中充满了凌虐的快感。